格罗斯 昏头昏脑的央行

2020-07-18 浏览(2102) 评论(82)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科介绍 >格罗斯 昏头昏脑的央行
格罗斯 昏头昏脑的央行

很久很久以前唸高中时(Los Altos High School),在一门美国历史课上,班上有个大块头叫做狄洛・罗曼(Delos Roman)。这人一定受洗得很彻底,因为他的体型与众神之王宙斯一样,身高超过190公分,体重破百,在足球场上,跑起来轰隆轰隆,与大货车下山坡没有两样。如果你是榄球守方的角卫,绝对不想与他有任何接触,或是下午3点下课钟一响,学校停车场上,只见罗曼找人单挑叫嚣,令人退避三舍。看起来,他生来就是个恶霸。大块头不代表脑袋空空,但是肌肉强过于脑袋,与大家一样,他只不过是发挥自己的强项而已。不论超人气的美女校花、入学考试拿高分的书呆子、围棋高手、辩论冠军,即使是身材与智商不如人的,未来的发展也多半受到天生条件影响,而不是后天造化──若不受到基因左右的话。这并不是要贬低自由意志(现在我终于了解),但是尼采那年头并无规定要唸书,4年的时间太短不足以评价还在发展中的青少年。「魔镜啊魔镜」,比起尼采的「超人」之说,才是左右一个人未来发展的主要指标。

按自由意志做决定

最近突然出现罗曼这个名字,是因为几个月前,办公室有人来电,助理说是罗曼先生打来的。他说,他这一辈子很苦,现在他想问问该怎幺投资从妈妈那裏继承的5万美元。他讲话很小声,几乎听不到,「我一生惹了不少麻烦」,「从高中开始,我就壮到可以打败高中学长」。他的故事让我想起马龙白兰度在电影《码头风云》(On the Waterfront) 的独白。「我本来可以有一番作为」,他说了好多,「但是我体型壮硕,反而害了自己」。

罗曼先生只是当年高中几百个毕业生中的一个例子,许多人受到先天身材与智商的条件影响,而左右后来的命运。不过,有时候我不禁要想,那些身材中等或资质平庸的人,也许比SAT入学考试取得高分的天才或是班花更有利,因为这样也许反而给他们自由发展的空间,可以培养各种技能,比罗曼做得更出息。Bob Dylan曾经写过一首歌词:「妈,我没什幺目标非实践不可」。他当然颇有成就,个子不高特立独行,嗓音沙哑。不过,Bob Dylan与罗曼的一生,也许可以让灰心的父母重燃希望。如果你的孩子当不上班长或是排球队长,靠着自由意志,而非命中注定,也许会有一番作为。

联储漠视房市泡沫

有些读者可能认为上面的故事颇有自传的味道,我也不否认。我个人可「不一样」。虽然年届71岁,半世纪以前发生的事大多记不太清楚,不过在2007年,我曾在一场贝南奇主持的联储局会议上,被一位现已退休的州长点名批评。过去有好一段时间我严辞批评可能爆发房市泡沫以及联储局的漠视,导致该州长批评我写的投资展望,还说我是个「怪人」、「昏头昏脑」。众人一阵大笑之后,该名州长要求把他的评论从会议纪录中移除,结果引起另一位州长问道:「那要用什幺取代?」又是一阵笑声,但对PIMCO与其他人来说,这可是他们最后一次可以神气了。房市泡沫与联储局的忽视,最初是PIMCO的Paul McCulley所提出,他是一名优秀的经济学家/投资者,应该被列在某个名人堂才是。McCulley把我与PIMCO介绍给明斯基(Hyman Minsky)以及他提出的理论「明斯基时刻」(Minsky Moment),他所提出的这个现象是来自一般常识,而非联储局常用的统计模型。「稳定导致不稳定」是明斯基的名言,但是不免令人要问:「何时发生?」。这个问题已经有解答了,我们让信贷分析师佯装成要买房子,把他们送到美国拉斯维加斯、孟菲斯市(Memphis)、托利多(Toledo)等地,去学习什幺叫做「无需证明文件的房贷(no docs)」与「骗子贷款(liar loans)」,抢先联储局一步挖掘内幕。简直是电影《沽注一掷》(The Big Short)的翻版!

央行执着于统计模型

这让我想起在2012年,刘易斯(Michael Lewis)在他出书前几个月曾来找我,想要了解大沽空与大萧条的来龙去脉。也许PIMCO的故事不够极端,因为我们并没有沽空次按,这纯粹只是当初没有买很多而已,或是我不够昏头昏脑到像电影中的对沖基金经理Michael Burry,我对于他的痛苦相当能够感同身受(不是那只玻璃义眼的部分)。无论如何,我们不在他的故事中。不管怎样,那是一段关于企业与全球金融市场的精彩时期,但一直到今天,联储局、全球各地的央行还是那种态度,执着要用统计模型来左右货币政策,却没有运用常识与金融法规。

(二之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