格罗斯 退而求其次(上)

2020-07-18 浏览(7206) 评论(77)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科介绍 >格罗斯 退而求其次(上)
格罗斯 退而求其次(上)

有没有想过若你是一头狗,会是哪一种狗?虽然我甚少思考此问题,但这个问题也挺有意思,甚至发人深省,因为不少人所养的狗在外表或行为上都与自己颇为相似。街上常有眉头深锁的人在遛斗牛犬,也有金髮女郎牵着一对阿富汗猎犬,而疑心极重的人则会养都柏文。70年来,我曾养过4只狗,但只有1只是我选养的,德国牧羊犬Budgie及混种狗Daisy是我父母所养,而Sue或8岁的Nick则选了过度活跃好动的松鼠狗Wiggles。Nick以Wiggles为荣,更带牠参加狗展,但Wiggles明白比其他打扮得体的小狗逊色。幸好狗展的参加者不多,「家犬」的组别更没有其他狗只参与,当Nick牵着Wiggles走到评判前的时候,其实已经稳获第一名。然而,Wiggles似乎对输赢不太关心,反而对其他狗更有兴趣。

我在35年前为自己选了一头金毛寻回犬,并起了一个很贴切的名字—Honey。虽然Honey与我不太相似,但牠确实是我的选择。Honey长大后拥有浪人的特质,或许这就是我们的近似之处。在狗主没想过清理宠物粪便的80年代,Honey会在家附近游蕩,随处便溺,亦会带些东西回家,所以门前经常有一堆石子或从垃圾箱找到的麵包。Honey的胃口可以媲美于去年7月4日在康尼岛鲸吞61只热狗的Joey Chestnut,曾于5分钟内把放在厨房的4块急冻剑鱼扒吃得一乾二净。牠的确是位浪人,却相当可爱又惹人喜爱。若你喜欢被爱的感觉,又不介意晚餐被偷吃,不妨养一头金毛寻回犬,否则养一头会乖乖留在狗屋的混种狗便好了。有时候退而求其次也未必一定是坏事。

美国採先发制人行动

目前全球金融市场也像Wiggles胜出的「家犬」比赛一样,各个「本土国家」都争先调低利率,没有人敢将这场竞赛称为「货币战」,因为此举与10国集团/20国集团政策声明强调的合作精神相违,但我们现在的确正经历一场没有言明的货币战。1930年代亦曾发生类似的情况,当时不少国家都奉行与现今相似的政策。俗语有云:「愈挫愈勇。」回顾经济大萧条时期,首先放弃金本位制及继续向前的国家,正是最早摆脱衰退者。

最近一次的经济大衰退后,美国先发制人,于2009年初将利率降至接近零,并抢先推出量化宽鬆政策,又如图1所示,在其后数年令美元贬值15%。分析师推敲美国带领全球经济复苏的原因时,甚少考虑美元提早贬值及此举在国际贸易中带来的竞争优势。不过,其他国家亦从后赶上,令美国货币贬值的优势骤减,现在更成为增长的阻力。虽然美国曾是比赛中的唯一选手,但现在却面对其他劲敌,后者不但拥有货币优势,也各自推出量宽政策,维持低息的幅度及时间比美国更优胜。以本地生产总值计算,日本的量宽规模是美国的两至三倍,而欧洲央行亦採取行动,购买大量债券、降低孳息率及进一步让欧罗贬值。

出现负利率令人难以置信

然而,最值得留意的是欧洲央行及自行发行货币的欧盟国家所採取的计划,将会釐定或预先设定孳息率的下降幅度,务求重夺货币竞争优势。率先行动的是瑞士,瑞典及丹麦亦跟随其后,俄罗斯货币则因油价下跌及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而持续下跌。负利率是促成货币贬值的主因。负利率是指负值的短期货币市场利率,若银行及小存户提供借贷便要支付额外成本,而非如以往般能坐享回报。现时欧罗区的负息票据及债券总值2万亿美元,投资者一点回报也得不到,就像在餐厅付款后还要饿着肚子离开一样。

2014年前,学术界从没想过会出现负利率,教科书或央行的研究报告更从未提及此情况,只有瑞士银行一直有收取「存款」费用。前联储局主席贝南奇于2002年发表过一篇名为《通缩:确定「它」不会在这裏出现》的文章,描绘过天上掉下钱来的境况,但并无提及一旦央行採用零利率时会出现的负利率。负利率的出现就像「宇宙大爆炸」及数十亿年后出现的黑洞一样令人难以置信,因为不能以金钱定律解释,亦超乎我们所能想像。

但负利率就在眼前。德国的货币市场利率为负25至35点子,6年期债息也是负数,反映市场预期负政策利率仍会维持最少3至4年。瑞典的情况更甚,利率为负75点子,而瑞士及丹麦也紧随其后。欧罗区以外,日本推出的量宽政策一度令日圆迅速贬值,现在则放慢脚步,当地接近零的利率已维持多年。此外,中国亦调低利率,藉此令人民币兑美元的?价偏软,而至今已颇具成效。

在下期专栏中,我会继续与大家探讨,全球低利率如何破坏现代经济体赖以运作的金融业模式;而退休基金及保险公司可能首当其冲,成为受低息或负利率影响最大的金融业。

格罗斯 退而求其次(上)